“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受害者问题解答:〔61一74〕

姚多杰:男:1967年9月26日生,安徽省淮南市人,现定居深圳,

本人“.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从1976年受到“不良情绪生物信息电波”干扰,至2007年公开受到“.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所发射的“语音生物电波”“影像生物电波”及感知性“不良情绪生物电波.”, 如:恐惧、恐慌、亢奋、暴力、惰性、抑郁等…感知性不良生物电波干扰.迫害至今,以下: 脑控问题解答:是本人“生物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姚多杰.受害心得,供.“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参考。

小余.安徽.淮南.咖啡时光 QQ 1054765131
61•问:刚才给几个老受害者打电话,他们听到我说脑电波都把电话挂了,
答:(他们听到我说脑电波都把电话挂了),这一点你应该理解,因为你经历过.你才有体会,如果你每天不分时间,有时是半夜都有人打电话给你,你会有何感受,
如果你经常一接到电话,就向被查户口一样遭到询问,问你多大了.有父母吗.父母是做什么的.有爱人吗.爱人是做什么的.有孩子吗.孩子多大了.在干什么.你是脑控武器受害者吗.为什么脑控你.……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你是否跟脑控武器操纵者一伙的等等…等等…,
当你询问他是谁时,他或者她立刻说.你没必要知道我是谁,很理直气壮,
要么一接到电话就是告诉你.他或者她也是脑控武器受害者,然后就是谁谁谁要害自己,自己是受害者中最苦最严重的一个.等等…等等…,
还有就是还QQ空间.真实姓名都不敢公开的人,一打电话就告诉你应该怎么怎么做,等等…等等…,
很多受害者怀疑老受害者不是脑控武器受害者,觉得太冷漠了,老受害者不是太冷漠了,是太累了,就是因太多的无知者和弱智,无休止的询问,无休止的干扰,老受害者也是受害者,都在尽自己所能,并不是那个人的保姆,同样在经历着痛苦,同样在经历着无奈,
就如我费尽心血编写了[脑控问题解答],可又有几人去静心仔细的去观看,我相信去静心仔细的去观看的没有几个人,反而太多的难友老是在问着从复的问题,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知,
一次是不知.理解,二次是无知.可气,三次是故意.可恨!
如果是你?你能承受吗?
所以很多老受害者虽然还在一直坚持抗争,但由于受害者群体内无知.愚蠢之徒太多,所以对这个受害者群体己失去期望,
~~~~~~~~~~~~~~~~~~~~~~~~~~~~~~~~~~~~~~~~~~~~~~~~
62•问:网上有人公开售卖什么.脑控仪.反脑控仪.而且电视新闻也报导是骗人的,可为什么公安警察不管不问,为什么至今这些骗子还在网上公开售卖?
答:有人敢公开卖枪吗?回答是没人敢,“脑控武器”简称“脑控仪”其危害比枪大百倍千倍,可他们敢公开卖,说明什么?说明公安知道他们是骗人的,所以不问,公安警察不问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帮专业性的骗子,所骗的针对人群是“生物脑控武器”实验的受害者,所以、也许公安警察怀疑其背后可能是国家特权科研部门,所以不敢问。还有、现在的警察是打工的,不是以前的警察叔叔,有崇高的职业使命感,现在的警察只是挣钱养家糊口的,明知是骗子,这种案子就是破了,花了办案经费,结果又没奖金•也不升级,谁愿意呢!
所以奉劝“生物脑控武器”实验的受害者千万别上当受骗。
~~~~~~~~~~~~~~~~~~~~~~~~~~~~~~~~~~~~~~~~~~~~~~~~
63•问:请问?“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能通过手机和电脑控制人么?
答:人体生物电波不需要任何基站传导,就可传导上千公里,所以脑控武器操纵者从根本上来讲,是不需要借助手机和电脑来对受害者大脑进行控制于干扰,
~~~~~~~~~~~~~~~~~~~~~~~~~~~~~~~~~~~~~~~~~~~~~~~~
64•问:上海. 受害者问 ? “生物脑控武器”的存在,警官是知情的吧?!最起码相信的?!你怎么认为?!
答:警官是不知情的!但即然他能胜任警官这个职业,说明他属于智者,加上他职业的敏感,你只要有一点可信性佐证,他们很快就会明白是否是事实,
一但他们相信事实的存在性,那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敬而远之。:因为当警官这个职业面对民众,他可代表国家,当他面对国家,那他与民众一样,他只是一个.个体,任何个体、你是没有任何能力与国家机器抗衡的,
我在脑控问题解答中曾经写过,就是“生物脑控武器”一旦彻底成熟,公安.国安他们连使用的资格都没有,国安可能有申请“生物脑控武器”技术支援的资格,
而且:个人认为、(生物脑控武器)一旦彻底成熟,(公安)做为国家机器第一个面对民众的职能部门,他们可能将是第一个被(生物脑控武器)持有部门操控.监督的对象,因为“警察”是统治阶级面民众的第一道防火墙,
~~~~~~~~~~~~~~~~~~~~~~~~~~~~~~~~~~~~~~~~~~~~~~~~
65•问:有“脑控武器”受害者、总怀疑自己亲人生病及身边很多非自然现像都是‘脑控武器’操纵者所为,从而整天纠结于此而无法自拔。
答:‘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做如下解答: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只是‘脑控武器’操纵者故意引诱“脑控武器”‘受害者’注意这些小节,让‘受害者’纠节于此•而无法放松自己,所以不要把生边的自然现像看成不自然,
你想想.如果你不是‘脑控武器’受害者,难道你的亲人就能长命百岁永不生病吗,还有.‘脑控武器’受害者总觉得有跟踪自己,这种错觉我受害初期也有,后来才明白,受害者犹如一部生手机,你想什么.看到什么.‘脑控武器’操纵者他们都知道,那他们还有必要劳民伤材的跟踪你吗,
至于这种感觉.完全是‘脑控武器’操纵者输入的,其目的就是让受害者无法放松自己,从而面对真正的生活。
提示民众.也敬告“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
至于某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口中的专用词“幻听.幻象.幻觉.精神病”,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对这种“非自然现象.及“文字”意思表达纠正如下:
首先•精神病学•“精神病”这一所谓的“专业”词语,在苏联:一种政治迫害的工具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10/01/9615613_0.shtml
某些所谓的专家.教授口中的专用词“幻听.幻象.幻觉”,无历史记载,只是现代新词语,它表达的词意无非就是病态,及对人•人格性的污辱,
而.目前:“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所听到的声音及眼前所出现的影像,绝对不能称“幻听.幻象.幻觉”这种错误名称.很容易给民众造成误解,
受害者所听到的声音及眼前所出现的影像,应解释为是“脑控武器”操纵者,向受害者大脑输入的“语音生物电波.及影像生物电波”所造成的假相,所以受害者千万不要受这种假相所迷惑。
更不能使用不当词语去表达,
~~~~~~~~~~~~~~~~~~~~~~~~~~~~~~~~~~~~~~~~~~~~~~~~
66•问:有受害者问我:我弄不明白的是“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 他(她)们为什么24小时不停的与我对话,造成了我不停跟随他(她)们对话的惯性,并且基本上都是辱骂性的语言!!
答:我的回答如下:至于你问的问题,我只能是凭我多年的体会于猜测来回答你,
感觉脑控武器操纵者可能是九或十二人为一组,每班四人,而每班其中必有一人,其心性几乎于受害者相同,(就是不同,由于多年对受害者的观察与体会,也可极力模仿受害者的性格.讲话.思维方式)
当另外三人攻击.辱骂受害者时,而此人正是以受害者的思维方式及性格去回答.回击另外三人,细心的受害者开始还会觉得有差异,有时觉得此人的回答正是自己想的,久了就放松了,(其实受害者已疲备了,另一个因素就是受害者的自己的思维是静止的,只是大脑己完全被脑控武器操纵者占用了,),再久了.受害者浅意思也默认了,无防范了,那么.此人也就完全代替了受害者了,而让受害者的大脑无法停止,
至于:受害者感觉二十四小时这些人都没休息,其实也不尽然,很简单,现在的科技,只要解析了某个人(占称A)的音波后,只要需要使用设备调将频调到此人A的音波后,那么.无论是谁讲话,当发出的音波让别人听到的声音都是A的,呵呵……以上只是本人体会于猜测,只供参考。
~~~~~~~~~~~~~~~~~~~~~~~~~~~~~~~~~~~~~~~~~~~~~~~
67•问:“神经病”的症状•与“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所遭遇的的非自然现象有什么区别?
答:大家可以查阅一下历史医药、医学书籍,根本没有“神经病”“精神病”一词,更无词解,“神经病”“精神病”一词来源中国四五十年代的前苏联,精神病学在苏联:一种政治迫害的工具,
什么“神经病”“精神病”“抑郁症”“狂燥症”“妄想症”这些不正常的词语,其实是一种对人类的构陷、一种邪恶性的污辱,
大家•请关注以下这篇报导 《“中国约1.73亿人患精神疾病 逾九成未获专业治疗
社会万象剥洋葱people刘丹青2016-05-28 23:33
http://news.qq.com/a/20160528/039366.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有关调查估计,中国大约有1.73亿成年人患有某种精神疾病,而其中的91%大约1.58亿人从未接受过专业治疗。世界卫生组织推测,到2020年中国精神疾病负担将占疾病总负担的1/4。“》
这篇报导例举了几个典型案例,以此•来完成意识形态教育的洗脑,当•有一天你起床时,有人问你“吃药了吗”,对不起“你被“精神病”了, 《中国约1.73亿人患精神疾病》~~你信吗?,不到十人就有一人“患精神疾病” 请问?你家几口人?你是吗?
大家都知道,
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是做为一个正常人本能应拥有的一个正常反应,
当你工作紧张•有压力•精神不愉快,对不起你“抑郁”了,
当你受到屈辱•你生气•发火,对不起你“狂燥”了,
当你有举一反三的智慧时,对不起你“妄想”了,
请不要觉得这一切都与你天关,当你接受•什么“神经病”“精神病”“抑郁症”“狂燥症”“妄想症”这些不正常•充满邪恶的词语时,你•己接受了污辱,你己在无形中成了邪恶的帮凶,你己将邪恶的绳索套向了民族及自己的子孙,
让我们了解一下“精神病”一词的来源:
精神病学在苏联:一种政治迫害的工具: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10/01/9615613_0.shtml
F■黄凯平
用精神病学作为政治迫害的工具有天然的便利性,
因为精神病的诊断非常主观,几乎不需要任何生理病变等客观证据来支持,而且精神病针对的对象正是人的思想与行为,任何“异端”都可以装进这个概念里,这用来收拾持反对意见的人再好不过了。苏联时期的精神病学就书写了精神病学史上肮脏的一页。
苏联解体之后,解密的苏共中央委员会的“特别档案”透露,苏共当局有组织有系统地选择了精神病学作为迫害工具,成千上万的人被苏联当局关进了精神病医院,其中大多数是受过良好教育的有声望的知识分子、记者和律师,他们被“诊断”为精神病人,遭受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
喀山精神病监狱医院是苏联第一所精神病监狱医院,1939年,当时的秘密警察组织内务人民委员会把喀山精神病监狱医院划归自己管辖,并开始用它来拘禁一些持不同意见的知识分子,其中很多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在这里接受治疗。
1948年,斯大林晚期的秘密警察的头目之一维辛斯基第一次正式下令用精神病学来对付敌人,精神病学开始被利用作为镇压异己的工具,但这个时期还不算普遍,斯大林热衷的迫害手段是“古拉格群岛”。
斯大林时代之后,从1950年代到1960年代早期,精神病学作为迫害工具的便利性很快被发现,精神病学界也开发了出了一个新颖的“精神障碍分类标准”,其中呆滞型精神分裂症的症状被描述为抑郁,低社会适应性,与官方发生冲突。
精神病医院仅凭这些粗糙的标准,就可以把一个人定为精神分裂症而拘禁。当时的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说,社会主义社会的人民不可能有反社会主义的意识,这些反动思想不会来自帝国主义的挑衅,也不会是旧社会的遗产,而只因为这些人患有精神病。
1967年,安德罗波夫成为了苏联克格勃的领导,他在克格勃内部成立了第五分局,专门负责意识形态领域的情报活动,并发布了“以任何形式消灭异见者”的命令。
1969年,他向苏共中央建议组建一个精神病监狱医院的网络,以保卫“苏维埃政府和社会主义秩序”。
为了应对精神病人的危险行为,他要求精神病医生协助警察拘禁危险分子,精神病医生成为了官方逮捕异见分子的咨询人员。
此后,苏联当局利用精神病学打击异见者的行为开始制度化,从1970年代开始,苏联的精神病医院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奉行两套不同的标准:一个专门用来作为政治迫害的工具,这套体系隶属于权力机构领导,由莫斯科司法精神病学研究所负责;另一个系统则是用于临床的精神病治疗,由列宁格勒精神神经病学研究所领导。
1971年,苏联神经生理学家布科夫斯基偷印了一份150页的司法报告,报告记录了一些苏联政府滥用精神病学进行政治迫害的案例,布科夫斯基把这份报告寄给了英国一家媒体,媒体把报告翻译成英文并公布出来。随后在墨西哥城的精神病学国际会议上,这份报告又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纷发给来自全世界的7000多名代表,引发国际社会的轩然大波,苏联代表团退场抗议,指责这是西方国家的“冷战思维”在作怪。
从1980年代开始,苏联滥用精神病学进行政治迫害的事实开始被大量发掘,但到底有多少是这一滥用的受害者,谁也说不清。由莫斯科精神病医生组成的调查委员会在1994年到1995年调查中发现有五家医院的2000多个受害者案例,而2005年又有人根据苏共中央委员会的档案指出因斯特堡、列宁格勒和斯彻沃卡亚的三家精神病监狱里就至少有2万多因政治原因被迫害的人。
目前,苏联时期的很多档案依然是保密的,历史学家和调查者很难获得全面的数据来掌握这一迫害运动的全部真相。但仅凭目前的材料,就足可以令我们警惕权力与精神病学结盟而给社会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作者系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黄凯平
当大家了解“神经病”“精神病”一词的真实面目后,大家再来了解一下“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所遭遇的非自然现象,当你了解“邪恶科技”“生物脑控武器”的存在时,你•还相信这些丧失道德、良知者的谎言吗?
~~~~~~~~~~~~~~~~~~~~~~~~~~~~~~~~~~~~~~~~~~~~~~~~
68•问:网名:踏莎行武汉耿彩文 :对什么人脑控? 为什么选择他们脑控? 如何对他们脑控的?
答:“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的回签如下:
“对什么人脑控?为什么选择他们脑控?如何对他们脑控的?”这些问题?
我做为一个“脑控武器受害者”对于你的第一个问题做出回答:
目前“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几乎遍布全国各省市,不分男女老幼“受害者中有孩童•孕妇•、学生、教师、警察、及七十多岁的老人”甚至包括父辈曾参加抗日战争的红二代,时间旷日持久 “有记载七十年代就有“脑控武器”受害者”,
至于你问的“为什么选择他们脑控?
如何对他们脑控的?”这些问题?也正是“脑控武器受害者”要向国家职能部门问责的问题!
我们可设定一个假设:假如、你在路上被抢却了,当你去报案时,警察如问你:为什么“抢匪”不去抢劫这么多住别墅的、开奔驰、宝马车的有钱人,而抢劫你,
请问你会怎么回答!其实你的回答,也是你问的问题答案:
谢谢你的关注
~~~~~~~~~~~~~~~~~~~~~~~~~~~~~~~~~~~~~~~~~~~~~~~
69•问:海阔天空 微信号:z-h-r-m-g-h-g-
为啥部分被“脑控武器”迫害的人是吸毒的
答:“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回复如下:
错:“脑控武器”受害者内,应该只是有一小部分人受“脑控武器”操纵者刻意操控、诱导,因而缺失自制能力,从而染上不良嗜好,
其目的,犹如中国八十年代,中科院、院长“钱学森”大力鼓吹什么人体特异功能,因而诱导了全民练气功的热潮,并以此来掩科学实验所带来的非自然现象,
八十年代,如有人反映受到“语音生物电波及影像生物电波”干扰时,马上就会有所谓的“专家”跳出来指责“脑控武器”受害者一定是练气功练差道了……等等……
如今只是八十年代的从演而己,
“脑控武器”操纵者刻意选择、或:事先操控、诱导一部分“脑控武器”受害者吸毒,然后!并动用一些不明真像的媒体以“先入为主”的方式的大肆宣传,其目的就是掩盖、误导民众,让不明真相、不了解科学的民众认为,“脑控武器”受害者所受到的“语音生物电波及影像生物电波”干扰,不是人为的非自然现象,而是一种病态,可能是“吸毒”所引起的病态,从而让“脑控武器”受害者百口难辩,
让我们了解一下历史:什么特异功能!什么幻觉、幻听、!什么精神病!………等等,这此欺骗性的谎言、极其带有污辱性的邪恶词语,完全来自于前“苏联”,
~~~~~~~~~~~~~~~~~~~~~~~~~~~~~~~~~~~~~~~~~~~~~~~
70•问:E•广州•雨雪花:
杰哥:请问如果你是我,感觉楼上是‘脑控武器’操纵者畜生,直接用“脑控仪器”对自己进行“电磁辐射”,,,你会怎样做???
答:“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
呵呵……如果是我,感觉楼上是‘脑控武器’操纵者畜生,直接用“脑控仪器”对自己进行“电磁辐射”我,那么!我会好不犹豫的冲到楼上,一觉可疑,我一定会把他们暴打一顿,我也这样做过,可事后、确追悔莫及,
“脑控武器”受害者只要能静心的多“换位思考”一下,就会少犯很多很愚蠢的错误,而这种愚蠢的错误往往也许会是至命的,
“脑控武器”受害者现己亲身体会,更应该明白,“脑控武器”操纵者可通过“脑控武器”来读取“受害者”的所思、所视,同时也可通过“脑控武器”干扰“受害者”的思维,
那么……,“脑控武器”受害者自己应多换位思考一下………
如:你拥有如此智能的高科技武器,那么…你会让对方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来增加让对方危害自己生命的机会吗?
有“脑控武器”受害者一定会问!,如楼上不是“脑控武器”操纵者,那么……“脑控武器”操纵者为何要处心积虑的诱导、误导“受害者,让“受害者”认为伤害、干扰自己的是、楼上、楼下、及左右邻居或是自己的亲朋好友呢?
其实原因很简单,但•细想之下也很可怕, ‘脑控武器’操纵者误导‘受害者’的目地,首先是让‘’受害者‘’产生多疑心态,自己孤立自己,并•以此于邻居及亲朋好友产生矛盾,
人:有情感,但:人不是神,人都有自私的一面,包括自己的父母,他们也有无奈的一面,由于很多‘脑控武器’‘受害者’无自制能力于识别能力,‘受害者’每天把自己的怨气与痛苦无休止的向亲人倾诉,同样给亲人带来了无穷的压力,久而久之、让‘受害者’的邻居及亲朋好友对‘受害者’产生厌恶情绪,久了、亲人们为求片刻的安宁,也会违心、无奈的默认社会“有关职业人员”对“受害者”以“被精神病”对待,
而受到‘脑控武器’受害者长期误解、干扰的邻舍人员,也会由原来的不理解、同情转换成对‘脑控武器’受害者的“厌恶、憎恨”,这也正是‘脑控武器’操纵者所要达到的目的,
有部分‘脑控武器’操纵者冒充国家公职人员,如:“国安、公安”对“脑控武器’受害者实施迫害,让“受害者”与“国家公职人员”产生矛盾,至使一些理性的智者,原本对“受害者”有理解、同情心的“国家公职人员”,由于自身受到“脑控武器’受害者的无理指责,由原来的理解、同情转换成对‘脑控武器’受害者的“憎恨、厌恶”,胜至于、会在无行中成为邪恶的帮凶,
这也正是‘脑控武器’操纵者所要达到的目的,以此让‘脑控武器’受害者四面楚歌,最终孤立无援,成为无辜的牺牲品,
唉……这也是有人所言,无知的人并不值得可怜而是可恨的原因,
~~~~~~~~~~~~~~~~~~~~~~~~~~~~~~~~~~~~~~~~~~~~~~
71•问:红海明珠:微信号wxid_j5cztkpntjaq22
问:“脑控武器”操纵者是一个人“脑控”一个人吗? 答:“脑控武器”操纵者在实验阶段,不可能是一个人“脑控”一个人,无论是设备操作,还是对受害者思维诱导都不可能是一个人,应该是一个团队,或称一个小组, 在这场浩大的“人类智能脑科技”工程中,参与操纵者、实际上也是这项科技工程的实验对象, 人民网曾刊登: 美国一家名为“沉默的声音”的军工生产商表示,研发“脑控武器”前,需要先克隆人类的情感。用超级电脑对数据库中的成千上万个情绪脑电波样本进行分析,以得到心理特征和脑电波形态的对应关系,从而操纵目标对象的心理和情绪,以影响其行动。 “脑控武器”操纵者在无法律、无人类伦理道德约束下,显示出人类最邪恶、最龌龊、最残忍的一面, 在操纵人类大脑的“脑控武器”数据库中,这种数据才是所要收集数据中的主体,

72•问:“脑控武器”受害者在睁着眼的情况下,能看见“脑控武器”操纵者他们输入给你的图像或影像吗? 答:睁眼没有,但有视觉干扰,如•有时眼的余角总感觉旁边有人,其实没人,或•一下视觉看到远处有一人很像熟人,同时被输入矛盾心理,让当事人错失确认的时机,这都是“脑控武器”操纵者向受害者发射含有感知性不良生物信息电波所至, 我曾经一面有矛盾心理,一面我强制自己一定要确认,这种于“脑控武器”操纵者所发射的干扰性不良电波抗衡,神经多么疲惫,但•经过几次确认,根本不是熟人,所以•,以后再出现类似状况,我不相信,也不去在意,这样反轻松了很多, 很遗憾,我把经验写成文章告知大家,没人信,胜至,连看都没人看。

73•问: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每天都说自己很痛苦,那么请问?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每天将承受的是什么样痛苦?
答: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每天所承受的痛苦是:
每天.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大脑受到“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所发射的语音、影像.等生物电波刺激,被•向大脑强制输入异性、同性淫秽.暴力.惰性情绪.及杀人.伤人或自残.自杀等不良生物电波,
每天.几乎是二十四小时.遭到生物电磁波干扰,全身肌肉及精神都高度处在紧张况态,
每天.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受害者大脑”遭到“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操纵•强制输入.发射含有不良信息生物电波,•无休止的刺激,很疲惫无奈的被动性思考,同时向受害者发射微波、电磁波,至使受害者身体感受如针扎、如电击、如火灼伤感……己有部分“受害者”因无法承受这种大脑无休止的、含有不良信息的生物波干扰、及微波、电磁波的刺激 ,“疲惫”不堪,而无奈的舍弃至亲,而选择自杀,
每天.几乎是二十四小时.大脑记忆神经受到生物脑控武器刺激,强制性反复回忆过去的每一点记忆,被强制向大脑输入梦境而无法正常休息。

生物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每天生存在死亡的边缘.

74•问:我想请问下像我这种就是全国各地24小时定位跟踪骚扰长达4年时间,目前没有语音、也没有影像出现,算不算脑控?,我觉得我现在毫无隐私,这些人对我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而且手段势力吓人,
答:你的个人感觉、经历以上“脑控问题解答”文章中有解释,
如果、你自我感觉你所叙说的现像发生,然后上网看到‘脑控武器’受害者的介绍,对照自己的经历,感觉自己是‘脑控武器’受害者,在这种情况下,谁也无法断言你是‘脑控武器’受害者,囗囗囗…但:如果你本身思维就莫名的有‘脑控’这一词意义,那么!你有可能就是‘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的受害者了,因为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径历、生活阅历,几乎没有‘脑控’这一词汇,很多‘脑控武器’受害者得知自己是‘脑控武器’受害者,恰恰是‘脑控武汉’操纵者故意通过语音或浅思识输入告知受害者的,很多受害者才受到引导才上网查找‘脑控’一词,

~~~~~~~~~~~~~~~~~~~~~~~~~~~~~~~
~~~~~~~~~~~~~~~~~~~~~~~~~~~~~~~~~~~~~

给“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受害者的一点提示、建议,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一直以来,都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
就是逢人便讲经历去诉苦,一开始便让人“莫名其妙”,讲多了便让人厌烦,感觉“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是有病,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从来就不知道反思一下,对“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所讲的经历与诉苦,大家为什么会感觉“莫名其妙”,
其实“受害者”都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家、民众根本不了解“生物脑控武器”这种邪恶科技的存在,更没有体会过“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所经历的痛苦,民众根本不了解、没体会,所以也就难以相信,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不要做一个被宠坏的孩子,亲朋好友不是父母,更不是保姆,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首先要向亲朋好友、民众介绍邪恶科技“生物脑控武器”的存在及其功能与邪恶,让民众先了解、相信“生物脑控武器”的存在,
然后再告知“脑控武器”的研发,首先必须以“人脑”做为研究、实验,然后再讲叙自己在“未知情同意”的情况下,莫名的成为了一名科技 “生物脑控武器”研发、实验的牺牲品,只有这样“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才能得到信任于同情,

所以:先向民众公开宣传科技邪恶的一面,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否则: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将永远得不到别人的理解于支持!

目前“生物脑控武器”背后操纵者为什么不利用“生物脑控武器”或国家资源来制止““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的宣传,
我的文章“脑控问题解答”中有详细介绍:,
其目的就是利用“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的宣传,来警示那些“贪官污吏”及政治异议人士,

一旦“生物脑控武器”彻底成熟.将严重侵犯公民隐私. 生命安全,将致使人类偿失伦理底线,社会偿失安全,当政者人人自危,也将会使政治游戏更加血腥,
如.生物脑控武器被不良之徒或被黑客所掌控,那被控者将丧失自我本性,而成为玩偶或可悲的牺牲品。
我们只是先期的(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生物脑控武器”的成熟,就是统治阶级从根本利益上控制人民。
当然不否认(脑控武器)的研发也有造福人类的一面,随着对人类脑信息的研究,对人类健康是有益的,
但目前随着研究的深入,慢慢的其手段变的失去人性,残忍至极,而其研究成果也被不良之徒改变成奴役民众的工具,而我们也变成了罪恶的牺牲品,
认识電子(生物腦控技術):
電子(生物腦控技術)全面公開,極大推動人類社會的發展,它可以讓人的學習期大大縮短,可以直接進行腦波對話,組成人腦國際互聯網 用大腦進行所思即所得的創作 可以將自己的大腦內容復制到計算機中 獲得精神上的永生 潛在的罪犯因懼怕讀腦技術,而降低犯罪率,定期對政府官員進行測謊進入公開透明政治時代等等……
但同样.到时人类在科学面前将无隐私可言,更容易成为特权阶级可随意奴役民众的工具。
科学家们正疯狂的使用科技将人类变成木偶,更加疯狂的是•科学家们正在努力的将机器变成拥有人类的智慧,而这种努力的混蛋结果就是“机器人”将统治人类,人类因为“机器人”的诞生而将被淘汰,
而今天•你的冷漠,犹如把我们的责任残忍的丢给了我们的孩子,你•爱孩子吗…如果你爱!那么请你关注,
因[脑控武器]的确残忍.诡异,所以让旁观者看了都会感到恐怖.胆寒,也许会因此给部份旁观者带来负面的心理压力,望谅解。

生命只有一次! 因此:生命无价!
科技•绝不能无视生命!
科技•更不能凌驾于“人性”“道德”与“法律”之上!!!
我今天的呐喊,也是为了您•明天的安康。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姚多杰”修改整理于:
2016年11月19日星期六
QQ:526359277 QQ:3073044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