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姚多杰.
对“生物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受害者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做为一个(生物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受害者,我正经历着,所以我深深的理解与体会受害者所承受的痛苦.屈辱于无奈,
经历过多年的努力.探索于总结.我只能给几乎遍布全国各省市的(生物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提出以下三点建议,以供受害者参考,

一、(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要学会懂得.无谓.无畏.坦然,
无谓:无所谓 .(因为“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可能是•早己被选定成为“生物脑控武器”实验的牺牲品,受害者从小到大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操控下行为的,(六七十年代,中科院就以对人体生物波场导进行了研发),所以.受害者的一生早己事非己愿.不是自己的,那受害者又何需去在意太多),受害者要有.你讲我是流氓.那我就是流氓,你讲我是英雄.那我就是英雄的不在乎.无所谓的心理,只有这样受害者才会感到轻松,才能从容面对,
无畏.无所畏惧,(因为受害者活过今天,永远将不知道明天将会如何,死都不怕,(因为你怕也逃脱不了),那么你将还有何惧。)
坦然:不纠结.不沉迷,
这样你才会成为生活的勇者。

二、积极以科学的方式寻求帮助,
就是为求个人(思维生物电波)不被非法不良之徒窃读.干扰,积极寻求生物界的有良知.有正义感的专家及专业人士,
希望能得到生物领域的专业人士帮助,能研发一个便携式的.能发出于人类生物波相等的生物波发射器,以便干扰或屏蔽“生物脑控武器”操纵者对受害者生物电波的接收•读取,
这些专业人士就是不敢帮我们,最少他们为求自保,就是为求个人(思维生物电波)不被非法不良之徒窃读.干扰,他们也会朝这个方向(研发屏蔽脑电波方法)走,
一旦成功,这样总有一天就会产生蝴蝶效应.难了不会,会了不难,当年《1963年》生物学家“姜堪政”就是用很简单的方组装了一台生物波放大传导设备,来读取他人的脑思维,同样屏蔽方法也应很简单才是,只是我们缺乏专业知识而己,就是不到帮助,最少起了个宣传作用。

三、努力宣传(生物脑控武器)的存在及其邪恶于危害,
只有引起全民共愤,我们才能有希望得到赔偿及合理待遇,当然这条路漫长而艰辛,但历史会记录我们“生物脑控武器、人类脑科学”实验受害者,曾经:经历的磨难及为生存而敢于邪恶抗争的精神。
现在网络给了我们很大的宣传空间,只要我们理性、合理、合法的去宣传(生物脑控武器)将让人们丧失(思想自由)的危害及其邪恶,相信滴水成川的道理,启迪民众了解科学邪恶的一面,只要民众觉醒•我们才有希望,但这条路将是坚难而慢长的,需要我们的坚韧. 需要我们的信心、需要我们的耐心.需要我们的共同努力才行,
另:心态决定一切,即“脑控武器”操纵者于“受害者”如影相随,受害者在他们面前又无隐私可言,
那么…“受害者”不如就敞开胸怀,把“脑控武器”操纵者当成无耻的老师,把“脑控武器”操纵者当成无知的学生相待,这样才能做到真正的无谓.无畏.坦然,

“生物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目前没有别的路可行,只有努力进行有关“生物脑控武器”邪恶.与危害性的科普宣传,
让民众共知,才能在时机成熟时产生共鸣,
否则.当有一天.有人愿出头为“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鸣冤时,
而民众确一无所知,那时才是最大的悲哀,
要让全民觉醒,
‘生物脑控武器’受害者今天的呐喊、抗争,是在维护国家宪法、法律的尊严,
是在为你、我、他的子孙后代能有一个有道德、有法律为基础的生存环境保障下生存,

“生物脑控武器”实验受害者.姚多杰.
QQ:526359277、己被冻结:现QQ:3073044878
2012/0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