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6年5月3日,国家科委批准成立中国人体科学学会,钱学森亲自担任名誉理事长,国防科工委原副主任张震寰将军为理事长。就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海子成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的牺牲品。1989年3月26日在河北秦皇岛市山海关龙家营,25岁的海子躺在铁轨上卧轨自杀。

那天天色渐暗之际,一列货车缓慢地过来。他让到一边,然后从列车的中段钻入,顿时被车轮碾成两截。那么,谁应该为海子卧轨自杀这一人间惨剧负责呢?

海子自杀之前留下了不是遗书的遗书,具体内容如下:

一 今晚,我十分清醒地意识到:是常远和孙舸这两个道教巫徒使我耳朵里充满了幻听,大部分声音都是他俩的声音,他们大概在上个星期四那天就使我突然昏迷,弄开我的心眼,我的所谓“心眼通”和“天耳通”就是他们造成的。还是有关朋友告诉我,我也是这样感到的,他们想使我精神分裂,或自杀。今天晚上,他们对我幻听的折磨达到顶点.我的任何突然死亡或精神分裂或自杀,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一定要追究这两个人的刑事责任。

海 子 89.3.24
二 另外,我还提醒人们注意,今天晚上他们对我的幻听折磨表明,他们对我的言语威胁表明,和我有关的其他人员的精神分裂或任何死亡都肯定与他们有关。我的幻听到心声中大部分阴暗内容都是他们灌输的。 现在我的神智十分清醒。
海 子 89.3.24 夜5点
三 爸爸、妈妈、弟弟: 如若我精神分裂、或自杀、或突然死亡,一定要找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常远报仇,但首先必须学好气功。
海 子 89.3.25
四 一禾兄 (骆一禾:诗人、《十月》杂志编辑): 我是被害而死,凶手是邪恶奸险的道教败类常远,他把我逼到了精神边缘的边缘。我只有一死,诗稿在昌平的一木箱子中,如可能请帮助整理一些,《十月》2期的稿费可还一平兄,欠他的钱永远不能还清了,遗憾。
海 子 89.3.25
五 校领导: 从上个星期四以来,我的所有行为都是因暴徒常远残暴地揭开我的心眼或耳神通引起的,然后,他和孙舸又对我进行了一个多星期的听幻觉折磨,直到现在仍然愈演愈烈地进行,他们的预期目的,就是造成我的精神分裂、突然死亡或自杀,这一切后果,都必须由常远或孙舸负责。常远:中央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孙舸:现在武汉。其他有关人员的一切精神伤害或死亡都必须也由常远和孙舸负责。
海 子 89.3.25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到现在,中国的人体科学的研究其实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只不过刚开始很隐蔽,连幌子也没有或也不需要;到八九十年代以研究人体特异功能或气功为幌子进行,再到后来加入人类脑计划(加入的时间是1996年),一直到现在。实验究竟具体导致了多少受害者,也许只有中共自己清楚。实际上,中共人体科学实验的牺牲品也就是网上出现的大量的脑控受害者,当然那只是受害者中的一小部分,而且是中共“明控”的一部分,还有上千万的国民被“暗控”还毫不知情。当然,中共脑控的目的不一定就是单纯为了科学实验,应该还有其政治目的,比如说维稳(不是维护社会稳定,而是维持其政权稳定)。即使中共将实验的目的说的天花乱坠,也不能将其法西斯式的实验手段以及实验造成的人间悲剧和历史惨剧一笔勾销!也不知道对中国人民欠下的这笔债,那个常以“伟大光荣正确”自诩的党该以何种方式偿还!就目前的情况看,中共根本没有丝毫的悔改之意,大有一条道走到黑的架势,不但不知悔改,还想方设法的掩盖,歪曲其罪行,看来中共真的是不懂得“欺人如欺天毋自欺也,负民如负国何忍负之”,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仁义礼智信忠孝悌节恕勇让”,在中共眼里或许根本就一文不值吧!